网络必威体育注册新概念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必威体育注册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4832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凡懿 (2011/9/6 10:53:13)  最新编辑:凡懿 (2011/9/6 10:53:13)
现象学
拼音:Xiànxiàngxué(Xianxiangxue)
同义词条:Phenomenology
  现象学(Phenomenology)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流派之一,由德国哲学家胡塞尔奠基于1900年,胡塞尔深受波查诺(B.Bolzano, 1781-1848)之“真理自身”——即超越时空与个人之绝对、又普遍的客观存在者——的理念的影响,而提出对意识本质的研究,或描述先验的、绝对的认识之根本与法则;他称之为“现象学”。  

现象学概念

  最基本形式的现象学尝试为通常认为主观性观点的客观性研究创造条件约束:关注(consciousness)和关注体验的概念,比如判断,理解和情感。尽管现象学寻求成为科学的,它没有尝试从临床心理学或者神经学角度来研究关注。相反,它寻求通过系统直觉去决定关注和关注体验的基础属性和结构。

  胡塞尔在他师从的哲学家、心理学家,弗朗兹·布伦塔诺(Franz Brentano)和卡尔·斯图姆夫(Carl Stumpf),的讲座和着作中催生了现象学说的很多重要的概念。一个胡塞尔从布伦塔诺借鉴的现象学的重要元素就是意向性(intentionality ,通常也被称作aboutness),指出关注总是某些特定关注(consciousness of something)。关注对象自己被称作意向对象,并且常常以不同方式用来代替关注,比如理解、记忆、关联和延伸,直观,等。通过这些不同的意向性,虽然都具有不同结构和不同的方式存在于对此物的意向中,一个对象仍然成为同一个相同个体;针对相同意向对象的意向性在直觉中,就是立即生成的此对象物的附属性和最后对它的记忆。

  虽然很多现象学方法引入了几种简化,现象学基本上还是反对简化(anti-reductionistic);简化仅仅是更好理解和描述意向性机理的工具,不是为减少任何表现为陈述。换句话说,当一个引用被指向一个事物的技术或者概念,或者当一个人描述一个相同的有组织体(identical coherent thing)的组织(constitution),通过描述一个人“真实”所见到的,只有这些不同侧面和角度,表面东西,这无法得出事情是唯一并排他的符合这些描述:简化最终目的是去理解这些不同的角度构成人通过经历实际体验到的事物。现象学是胡塞尔时期的心理学和物理学所直接产生的(direct reaction)。

  虽然早先被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使用过,但是胡塞尔对这个术语的采用促使它成为哲学课程的命题。从哲学角度上,现象学是它的方法,虽然这个词汇具体含义由于先前哲学家采纳后不停变化。胡塞尔设计,现象学是一种哲学探究方法,它抛弃理性一边的选择倾向。这个理性倾向自从柏拉图(Plato)用知觉关注来介绍个体的生活经历(lived experience)概念时起,就一直是西方思想的主体。胡塞尔的方法要求不下判断、依赖知觉掌握知识,不作预设和理性思考,这隐隐来源于认识论的一个机制(epistemological device),带有怀疑主义的根基,叫epoché。有时候被称作“体验科学”(science of experience)的现象学方法根植于意向性,这个胡塞尔的意向性理论(由布伦塔诺发端而来)。意向性代表另一种替代表达理论(representational theory),其含义是实在不能被直接掌握,因为它是只有通过理解现实、将其在头脑中表达而得到。胡塞尔不同看法是关注不在意念中而是关注非自己而外的事物(意向对象),不管此事物是物质实体或者想象中的思维片段(例如,思维段所附加或者实际的过程)。因此现象学方法存在于对现象的表述,也就是立即出现的意识关注。

概述

  胡塞尔思想发展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的标志是《逻辑研究》(Logical Investigations)。这本书是近当代哲学最重要的着作之一,为哲学的发展在本体论和认识论之间开拓了新的道路。在它的感召下,大批思想家汇集到“回到事物本身”(Zurück zu den Sachen selbst)的大旗下,其中包括莫里茨·盖格(Moritz Geiger)、亚力山大·普凡德尔(Alexander Pfaender)、马克斯·舍勒(Max Scheler)、奥斯卡·贝克(Oscar Becker)、特奥多尔·康拉德(Theodor Conrad)等人。此外还有大批哲学家,虽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现象学家,他们的思想也受到了现象学的很大影响,其中就包括萨特、海德格尔、梅洛-庞蒂、伽达默尔等等巨匠。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现象学通过他们的演绎发展,仍然活跃于当代的思想界,成为当代哲学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

  现象学强调对直接直观和经验感知的区分,认为哲学(或至少是现象学)的主要任务是厘清二者之间的关联,并且在直观中获得对本质的认识。如胡塞尔在《哲学与现象学研究年鉴》创刊号的前言中所称:

  “ 将各个编者联合在一起并且甚至在所有未来的合作者那里都应当成为前设的东西,不应是一个学院系统,而毋宁说是一个共同的信念:只有通过向直观的原本源泉以及在此源泉中汲取的本质洞察的回复,哲学的伟大传统才能根据概念和问题而得到运用,只有通过这一途径,概念才能得到直观的澄清,问题才能在直观的基础上得到新的提出,尔后也才能得到原则上的解决。 ”

  从这一意义上来说,现象学首先是一种方法,即从直接直观和先验本质中提取知识的途径。海德格尔在1925年的“现象学基本问题”讲座中便指出了这个意义上的“现象学”并确信,“现象学发现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那些实际获得的、可估价和可批判的结果,而是在于它就是对哲学中的研究可能性的发现。”

  在方法之外,现象学在研究对象上找到了连接心理学和逻辑学的中间地带,为“纯粹逻辑学”找到了根基。另一方面,在研究途径上,现象学找到了实证主义和形而上学之间的一条道路,被胡塞尔本人称为“先验的经验主义”。  

历史发展

  现象学思潮从20世纪初以来,按时序可分为三个阶段,即:胡塞尔现象学时期(20世纪初至30年代中)、存在论现象学时期(20年代末至50年代末)和综合研究时期(40年代以后)。三个时期互有交叉,各时期均包括一些主要代表人物。

胡塞尔现象学时期

   胡塞尔现象学是在德国哲学家﹑心理学家F.布伦塔诺(1838~1917)意向性心理哲学的影响下创立的﹐但布伦塔诺认为心理行为的意识与该行为对象的意识是同一现象。胡塞尔则认为二者有分别﹐意识经验的内容既不是主体也不是客体﹐而是与二者相关的意向性结构﹐从而离开了主张主体内在性的传统唯心主义﹐返回到原始的“现象”﹐即各类经验的“本质”。在他的倡导下所形成的早期现象学运动﹐旨在使哲学关注的重点﹐从当时新康德主义的“批判唯心主义”的主体概念﹐转向意识经验中的实在对象。这一运动的主要成员除胡塞尔和对意识中的情绪及价值结构进行现象学描述的舍勒﹐M.以外﹐还有所谓哥丁根与慕尼黑小组的A.赖那赫﹑A.普凡德尔(1870~1941)﹑M.盖格(1880~1937/1938)﹑H.康拉德-马修斯以及因加尔登﹐R.等。他们分别在本体论﹑伦理学﹑美学﹑法学﹑心理学﹑自然哲学﹑文学理论等研究中﹐运用现象学描述法探寻研究对象的“本质”﹐在对象中寻找不变的“先天”因素。胡塞尔的追随者们当时认为﹐现象学是一种实在论哲学。早期现象学运动兴起不久便由于胡塞尔转向先验现象学而趋分化。胡塞尔通过对意向结构进行先验还原分析﹐分别研究不同层次的自我﹑先验自我的构成作用和诸主体间的关系以及自我的“生活世界”等等。他认为﹐现象学的根本方法是反思分析﹐在先验反思过程中存在着意向对象和与其相应的“诸自我”之间盘结交错的反思层次。胡塞尔指责其追随者们误解了他的“事物本身”的概念﹐并由于囿于客观主义和实在论而无法达到先验意识水平。其追随者们指责胡塞尔重返侧重主体概念的唯心论老路。现象学研究的胡塞尔时期﹐最终由于海德格尔﹐M.学说被提出以及舍勒去世(1928)和纳粹上台而宣告结束。   

存在论现象学时期

   胡塞尔的弟子海德格尔在20年代末改变了现象学研究的方向﹐开创了侧重探讨存在问题的新思潮。这一时期一直持续到50年代末﹐研究基地也从德国移向法国﹐并逐渐扩展到其它地区。海德格尔认为﹐反思的意识尽管重要﹐但必须首先研究意识经验背后更基本的结构﹐即所谓前反思﹑前理解与前逻辑的本体论结构──此在 (da-sein)结构。只有通过对这一基本结构的研究﹐才能了解意识和先验自我的可能性及其条件﹐从而揭示隐蔽的“存在”。由于海德格尔探讨存在的意义问题﹐因而其学说又被称作是解释学的现象学。然而﹐海德格尔的后期哲学无论是从对象还是方法上看﹐都与现象学越来越疏远了。梅洛-庞蒂是法国现象学最主要的代表之一。他也认为意识结构是哲学的基本问题﹐但也既不同意胡塞尔把人最终还原为先验意识﹐也不同意海德格尔把人的生存还原为神秘的“存在”﹐同时也反对萨特把自我的生存还原为自我对生存的意识。他认为“我思”必然把我显示于历史情境中﹐现象学还原的结果是先验性的“知觉世界”。他强调知觉世界是人与世界的原初关系﹐因而主体必然“嵌于”世界之中﹐与世界和他者混同﹐以此否认唯心主义与实在论的界限。梅洛 -庞蒂是现象学意义论的重要研究者﹐认为知觉世界是一切意义的源泉﹐但意义始终是含混性的﹐其结果是意义与无意义混杂难分﹐现象学还原也就永无完成之日。

综合研究时期的现象学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比利时联邦德国美国法国分别建立了胡塞尔研究中心﹐对胡塞尔的思想重新深入研究﹐出现了不少精通胡塞尔哲学的现象学者﹐如比利时的梵布雷达﹐联邦德国的兰德格里伯﹑芬克和比麦尔。50~70年代在美国更出现了很多介绍研究现象学的学者﹐除早先的法伯﹑肯恩斯外﹐还有考夫曼﹑古尔维奇﹑舒茨﹑艾迪﹑伊迪﹑斯皮格伯格﹑泰美涅茨卡和纳汤森等。在欧洲战后较具独创性的现象学者还有瑞士的精神病理学家宾斯方格﹑心理学家闵考夫斯基等。这一时期的现象学者尽管在研究的原则对象和方法论上具有更大的综合性﹐但其学术地位一般而言尚不及前两个时期的主要现象学者。然而﹐它作为一个整体的现象学思潮﹐在当代西方人文科学领域的影响却比以前大得多。它的突出特点是﹕ 研究活动扩展到东西欧﹑南北美以及亚非各洲﹐研究人数与学术活动均较前增加。 与其它哲学流派如分析哲学﹑实用主义﹑结构主义﹑精神分析学﹑解释学﹑西方马克思主义等的比较研究进一步增强。 作为方法论的现象学﹐较为广泛地应用于历史学﹑社会学﹑语言学﹑宗教学﹑精神病理学﹑文学理论等人文学科的研究中。

代表思想家

胡塞尔

  胡塞尔(Husserl, 1859-1938)提出一个口号:返回“事物本身”,也就是回到意识领域,丢开通常的思维方式,采取“还原法”对于我们通常的判断“悬置”起来,“加上括号,存而不论”,如此才能直觉到纯意识的本质或原型,发现意识中的基本结构:“意向性”即意识总是指向有关某对象的意识。

茵加登

  茵加登(R. Ingarden, 1893-1970)认为作品是种独特的存在,既非实在的客体,也非观念客体,而是一种纯意向性的客体。透过审美经验,在欣赏者欣赏或阅读过程中对于审美对象的观照过程,使审美经验“预备情绪”,继而使审美对象形成。茵加登的美学对于后起的结构主义、符号学、语意学、分析哲学等,都发生过影响,是种系统论的科学方法,他突出了欣赏者参与艺术作品创造的能动作用,对后来的解释学美学和接受美学也有重要影响。

词条分类[我来完善]

  • 按学科分类: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宗教 . 文化 . 哲学 .
  • 注释信息[我来完善]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哲学在线:http://www.philosophyol.com/
  • 2
    1
    申明:1.中文必威体育注册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必威体育注册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凡懿
  •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更多评论
  •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必威体育注册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