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龄

来自中文必威体育注册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昌龄(698~757年),唐朝诗人。字少伯,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登开元十五年进士第,补秘书郎。二十二年,中宏词科,调汜水尉,迁江宁丞。晚节不护细行,贬龙标尉卒。昌龄诗绪密而思清,与高適王之涣齐名,时谓王江宁。集六卷,今编诗四卷。《全唐诗》收录其诗作170首。

  早年贫贱。开元十五年(727)登进士第,任秘书省校书郎。与李白及当时边塞诗派田园山水诗派的主要人物过往甚密,唱酬不断。曾到过西北边塞。开元二十二年,中博学鸿词科,授汜水县尉。二十七年,被贬岭南,途经襄阳孟浩然有诗相送;经岳阳,有诗送李白。次年回长安,又出为江宁县丞。数年后贬为龙标县尉。世称王江宁或王龙标。李白有诗遥寄。安史乱起,由贬所赴江宁。为濠州刺史闾丘晓所杀。

  王昌龄诗生前已负盛名。殷璠《河岳英灵集》收24人诗作,其中王诗最多,并誉之为中兴高作。他擅长七言绝句,以之与李白并称,人称诗家天子、七绝圣手。王昌龄绝句长于抒情,善于心理刻画,能以典型的情景、精练的语言表现丰富的内涵,意味浑厚深长。现存王昌龄诗180多首,五七言绝句几乎占了一半。他的七言绝句以写边塞、从军为最有名,如《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意境开阔明朗,情调激越昂扬,文字洗练,音调铿锵。尤其后一首,深入浅出,寓意深沉,被誉为唐人七绝压卷之作。一些反映“边愁”的诗,也是悲凉慷慨,沉深含蓄,使人吟味无穷。另有一部分描写妇女寄怀友人的诗作。今存《王昌龄集》2卷,《王昌龄诗集》3卷,《全唐诗》编录其诗为4卷。新、旧《唐书》有传。


  王昌龄青少年时期生活贫困,这在他写的《上李侍郎书》中有言:“久于贫贱,是以多知危苦之事。”另有《郑县宿陶太公馆中赠冯六元二》诗亦说:“本家蓝田下,非为渔弋放;无何困躬耕,且欲驰永路。”艰辛的生活促使他刻苦攻读,学写诗歌。唐玄宗开元十五年(727),王昌龄进士登第,授秘书省校书郎。

  在长安期间,他多与名诗人李白、高适、王维、岑参等相交往。开元二十二年(734),应博学宏词科试及第,授汜水县(故治在今河南荥阳县西北汜水镇)尉。二十八年(740),调任江宁(故治在今江苏南京市)丞。在此地任职时间较长,颇有声誉,故有“王江宁”之称。天宝七年(748),王昌龄因写《梨花赋》触怒了玄宗皇帝,被贬为龙标县尉。贵州省《黎平府志》载:“废龙标县城北六十里龙里所,……天宝七年江宁王昌龄谪此。”即今锦屏县隆里所乡政府所在地。这里有纪念王昌龄的状元祠、状元坟(衣冠冢)、状元桥、龙标书院等遗迹。

  王昌龄在荒僻的龙标生活了近十年时间。到安史之乱爆发时,他年老多病,在756年获准由龙标北返。次年途经毫州(今安徽毫县)时,被州刺史闾丘晓杀害,时年60岁。

  王昌龄一生在诗歌创作上成就卓著,尤以七言绝句闻名古今。明代焦竑在《诗评》中说:“龙标、陇西,真七绝当家,足称联璧。”认为王昌龄和李白同为七绝魁首。清代的《漫堂说诗》称:“三唐七绝,并堪不朽,太白、龙标,绝伦逸群。”王夫之则认为王昌龄是唐代七言绝句第一人。他的作品大体表现了两方面的题材,一为表达边塞征戍的思乡离愁,二是从不同侧面描述妇女的生活,最著名的是边塞诗。因为他多次出入边塞,到达河西、陇右、青海、玉门等地,对西北边疆的风土人情、地理环境和守边将士的生活比较熟悉,所以他所写的诗既对征战生活和边塞风光的描写真切生动,而且极富有感情。

  《全唐诗》中收编王昌龄的诗为四卷,明代人所辑《王昌龄集》约一百八十余首,是我国诗词宝库中的珍贵遗产之一。王昌龄论述诗词创作的文章也有多篇,《全唐文》中收有六篇。

事记三则

  王昌龄者,进士登第,补秘书省校书郎。又以博学宏词登科,再迁汜水县尉。不护细行,屡见贬斥,卒。昌龄为文,绪微而思清。有集五卷。(《旧唐书·文苑传》)

  开元、天宝间,同知名者王昌龄、崔颢,皆位不显。昌龄字少伯,江宁人。第进士,补秘书郎,又中宏辞,迁汜水尉。不护细行,贬龙标尉。以世乱还乡里,为刺史阎丘晓所杀。张镐按军河南,兵大集,晓最后期,将戮之,辞曰:“有亲,乞贷余命。”镐曰:“王昌龄之亲欲与谁养?”晓默然。昌龄工诗,绪密而思清,时谓王江宁云。(《新唐书·文艺传》)

  昌龄字少伯,太原人。开元十五年李嶷榜进士,授汜水尉。又中宏辞,迁校书郎。后以不护细行,贬龙标尉。以刀火之际,归乡里,为刺史阎丘晓所忌而杀。后张镐按军河南,晓愆期,将戮之,辞以亲老乞恕,镐曰:“王昌龄之亲欲与谁养乎?”晓大惭沮。昌龄工诗,缜密而思清,时称“诗家夫子王江宁”,盖尝为江宁令。与文士王之涣、辛渐交友至深,皆出模范,其名重如此。有诗集五卷。又述作诗格律、境思、体例,共十四篇,为《诗格》一卷,又《诗中密旨》一卷及《古乐府解题》一卷,今并传。(辛文房《唐才子传》)

诗评十则

  元嘉以还四百年内,曹刘陆谢,风骨顿尽。顷有太原王昌龄、鲁国储光羲颇从厥游,且两贤气同体别。而王稍声峻。(殷(王番)《河岳英灵集》)   

  王龙标七言绝句自是唐人骚语。深情苦恨,襞积重重,使人测之无端,玩之无尽,惜后人不善读耳。(陆时雍《诗镜总论》)

  人知王孟出于陶,不知细读储光羲及王昌龄诗,浑厚处益见陶诗渊源脉络。善学陶者宁从二公入,莫从王孟入。(钟惺《唐诗归》)

  龙标七绝妙在全不说出,读未毕而言外目前可思可见矣,然亦终说不出。(同上)

  七言绝句少伯与太白争胜毫厘,俱是神品。(王世贞《艺苑卮言》)

  绝句之源出于乐府,贵有风人之致,其声可歌,其趣在有意无意之间,使人无处捉着。盛唐唯青莲、龙标二家诣极。李更自然,故居王上。(王世懋《艺圃撷余》)

  五言绝,唐乐府多法齐梁,体制自别。七言亦有作乐府体者,如太白横江词、少年行等,尚是古调。至少伯宫词、从军、出塞,虽乐府题,实唐人绝句,不涉六朝,然亦前无六朝矣。(胡应麟《诗薮》)

  龙标天才流丽,音唱疏越,七言古长篇如《箜篌引》,理极紧密,法极深老。短篇如《乌栖曲》、《城傍曲》,格极熔炼,词极雄浑,自是盛唐堂上人。(陈继儒《唐诗三集合编》)

  七言绝句,唯王江宁能无疵类。储光羲、崔国辅其次者。至若“秦时明月汉时关”,句非不炼,格非不高,但可作律诗起句。施之小诗,未免有头重之病。(王夫之《姜斋诗话》)

  李沧溟推王昌龄“秦时明月”为压卷,王凤洲推王翰“葡萄美酒”为压卷。本朝王阮亭则云:“必求压卷,王维之‘渭城’,李白之‘白帝’,王昌龄之‘奉帚平明’,王之涣之‘黄河远上’,其庶几乎。而终唐之世,亦无出四章之右者矣。”沧溟、凤洲主气,阮亭主神,各自有见。(沈德潜《说诗(日卒)语》)